餐饮问答 | 网站投稿 | 会员注册 | 会员中心 | 繁体中文

www.canyin168.com-职业餐饮网

您的位置:职业餐饮网>>餐饮管理>>经营问题>>正文

他们的名字叫 “餐二代”

来源:餐饮老板内参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0日

大多数民营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来说,二代接班是个永恒的话题,餐饮界也不例外。

活得很滋润、星光灿烂、前程似锦……中国的“二代”们几乎成了“享受型”的代名词,然而,记者采访了4位餐二代后,发现在餐饮业里,实际上可能并不像想的那样……

林谦

“想超越父亲,获得他的认可”

香肠公主创始人

入行时间:2年

所学专业:会计

家族品牌:烧鹅仔

35年前,林谦的父亲在广东惠州摆摊卖烧鹅起家,随后发展烧鹅快餐、酒楼。最辉煌的时候,“烧鹅仔”成为和TCL、麦科特齐名的惠州改革开放早期的著名企业;到2002年,烧鹅仔已在全国拥有70多家大型餐饮酒楼。

然而,风暴来得也很快。第二年,SARS蔓延,公司经营不善,林谦父亲的生意跌入谷底。随后,父亲开始了10年的沉潜。

大学毕业后,林谦一边继续着父亲的生意,一边创立了自己的品牌——香肠公主。从父亲身后的小公主,到独自面对生意场,林谦怀有父亲的期待和自己的思考。而作为“餐二代”她更关注两件事:做好烧鹅仔,未来超越父亲。

徐进

“我是餐一代”

眼镜望京小腰总经理

入行时间:3年

所学专业:新闻

家族品牌:望京小腰

徐进父亲的烧烤摊,在北京望京地区一度是个“传说”。

1983年,徐父开始摆地摊,更多是出于生计。烧烤摊在工地旁边,毫无就餐体验可言,却能吸引一票明星、网红。几年前,一到夜晚,在中央美院附近就会出现豪车、美女混迹在烧烤烟雾中的景象。

那些年,徐父干得很随意,更多的是出于兴趣。徐进却说,“这太赚钱了,接过来公司化运营吧。”

2014年,徐进承接了父亲的手艺,拉了几个朋友一起,注册商标、布局谋划、发展连锁,把父亲的“地摊手艺”转化为品牌——眼镜望京小腰。

沈烨

“餐二代不是富二代”

成都老码头火锅总经理

入行年龄:7年

所学专业:酒店管理

家族品牌:成都老码头火锅

沈烨的父亲是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1994年,沈父在成都投资了500万做火锅,却因不懂经营血本无归。两年后,又借了20万,从13张桌子开始,做起了老码头火锅。

沈烨说,在接手家里生意之前,一直都是父亲一个人在打理。直到毕业两年后,父亲让他去瑞士学酒店管理。两年半,学成归来,沈烨开始参与到生意中。

接手家里的生意,大概是每一个餐饮人后代必走的路。早年,沈烨的父亲虽没明确地提出来,但沈烨已经早早做着准备。大学后,他干过销售,在餐厅打过工,也在父亲要求他出国留学的时候从零起步考雅思。

沈烨说:“为了这份事业,我花了很多心思。对于父亲期待的‘百年老店’是一个向往,也是我发展的方向。”

杨珂

“爷爷是我的‘活字典”

鸿茂斋火锅总经理

入行年龄:12年

所学专业:企业管理

家族品牌:鸿茂斋火锅

确切地说,杨珂不是餐二代,是餐四代。

追溯鸿茂斋的品牌起源,要从1910年杨珂太爷爷做“华茂斋”说起,1989年,改名为“鸿茂斋”。在杨珂十几岁时,品牌力量得到爆发。

从小看着家里人做生意,“我只知道放学了要回家帮忙”。也许是天生有经商头脑,杨珂虽成绩不好,但在商业上却表现出极大的天赋。于是,家族20多个男孩里,爷爷最终选他作为继承人。

接手家族生意后,他打破了家里“用自持物业做生意”的传统,将老品牌了带进商业体。他说,他的优势是在老一辈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业”,但这也决定了对于祖辈“不可辜负”。

餐二代比你想的更努力

接触了诸多餐二代,内参君发现,和某些行业里的二代接班人相比,由于餐饮业必须“实实在在地付出和经营”,餐二代们的身上,也打着明显的行业烙印。

1.没有养尊处优,更多的是四处历练  

餐二代也许有不错的物质条件,但依然要自食其力 。林谦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在各餐厅打工学习。她说,“父亲在等待一个时机重新起来”,她要在这之前积累经验。

或者他们需要自己去学习。 沈烨说,正式担任老码头总经理之前,没时间跟父亲接触, “刚创业的时候父亲每天凌晨三四点才回家,早上7点多就出门了。”沈烨的经营思路更多来自社会。“毕业后我做过销售,在餐厅打过工,在国外学习的时候,在国外酒店打工。回家后,我也是从基层员工干起,和所有人一样吃员工餐。”

正式接班前,杨珂则在当地零售巨头工作了两年多,“22岁的时候,我是鸿茂斋两个门店的负责人,但是没有具体任职。”一边在零售业学习,一边负责家里的门店,22岁的杨珂比身边同龄人更辛苦。

2.因为责任放弃兴趣  

经历过家里生意的起落,很多餐二代面对父辈的期许,虽有不情愿,但心中的天平最后还是倾向于家族事业。

如果不是家里的生意,杨珂可能会和身边的朋友一样从事互联网。因为爷爷的期许,杨珂走了餐饮的路,“开始很抵触,做餐饮很累,后来就接受了,现在就希望能做好这个事业。”

父亲第一次让沈烨学英语的时候,他也一样抵触。“我英语一直不好,相当于从零起步学英语,当时每天很刻苦。”埋头苦学一年,沈烨的雅思考了4.5分。

因为做餐饮,徐进和女朋友分手了。“顾不上,很多东西都压在身上,怕出错,怕经营不下去。”

就像杨珂的爷爷选继承人时给出的标准:是否有牺牲精神。当责任和期许压在“继承者们”身上,牺牲精神成了首要具备的品质。

3.希望超越他们,想获得父辈的认可  

在林谦的心里,父亲是她的榜样。因为父辈的辉煌,林谦更希望自己能继承父亲的能力并超越他,“我怕他觉得我做得不够”。

而在一篇对林谦父亲的专访中,他却对记者说,“女儿是我的骄傲,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显然,林谦做到了,只是她还想做得更好,这大概就是“餐二代的倔强”。

餐二代的谦逊与倔强  

1,父辈是镜子  

时间倒退30年,餐饮业还不像现在这般商业化,那一代经营者身上一直存有一种后辈无法超越的“执拗”:认真、吃苦。

“他们身上的拼搏精神,是我永远无法超越的。 ”杨珂说起80多岁的爷爷,满是敬佩,“他能看出我切的羊肉是公羊还是母羊,是大是小,这是漫长的经营积累。技术上我永远达不到他的水平。”

“我父亲那一代是江湖餐饮人,他们对商业并没有清晰的认知,但是他一直坚持一点,不用假货。” 徐进说,望京小腰的品牌是他一手创立的,但手艺却是父亲经年累月摸索出来的。

林谦把父亲比作镜子,“父亲是一个很能掌控大局的人,但我也能从他身上看到我的不足。”她说,从父亲那里,她收获了眼界和过往经验,父亲曾经遇到的问题,她知道该如何避免。

2,两代人的冲突  

时代在发展,两代人在交接过程中,也难免会产生一些分歧。

徐进说,对待城管,父亲的态度是:硬碰硬,“他可能不能理解现在是联合执法、规范经营的时代。”

沈烨说:“我们在对餐厅的审美上有很大冲突。他们思想僵化,很难改变。”国外留学两年多,沈烨接触到了更多先进的管理手段,在父辈眼中,决策靠消费者的反馈,而在沈烨这里,靠数据,“在决策和资产分析上他们比我们差很多,大方向的决策我主要靠自己。”

杨珂说,爷爷想到的永远是“节约”,“他无法理解我一个店用55名员工,也不能理解我每天提前一小时开中央空调。”在杨珂看来,有时候“节约就是浪费”,如果为了控制成本而降低顾客体验,那将会损失更多。

大环境的变化,造就了两代人的认知差异,老一辈钻研产品,留下了经验;新一代研究运营,关注的是商业。

3,创业难,守业更难  

在传统认知层面,后辈对“祖宗基业”有一种传承的使命感,当餐二代承担压力成了常态,更多人期许他们能超越父辈的成就。

正如杨珂说,他要做的不仅是守住老顾客,还要发展新顾客,“品牌发展30年,最早一批吃火锅的人已经步入中年,现在的鸿茂斋如果还跟30年前一样,能不能引起他们的共鸣就成了一个问题。”

对于未来,林谦认为,餐二代的守业是在创新基础之上的守业,“餐二代要具备创新精神,品牌也是,不能一味地活在父辈的光环之下。”

谈及接班,沈烨的话很有代表性,“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如今的餐饮业早已不似父辈当年“口味定胜负”的时代,想守业还得靠资本、理念、文化,多维度去发力。

沈烨说出了很多餐二代的心声:“我不是富二代,我们餐二代是认真做事的一代。”

每位餐饮老板都有把生意做成家族企业的理想,那么,未来你会放心地把生意交给子女打理吗?关于这个问题,欢迎您在留言区与我们讨论互动。  

阅读更多相关知识,返回【 经营问题 】栏目列表
相关阅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餐饮业资讯
餐饮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