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职业餐饮网>>餐饮资讯>>综合资讯>>正文

泔水私运被明令禁止,餐馆依然以卖泔水获利

多家餐馆泔水直接拉往养猪场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养猪场内的养猪大棚边,货车上装泔水的桶还没有卸下。

多家餐馆泔水直接拉往养猪场

养猪大棚边,各种杂物乱堆在一起,有猪崽跑出大棚外活动。

通州北堤寺村一座大院养数千头泔水猪;泔水私运被明令禁止但依然存在,有餐馆以卖泔水获利

夜幕降临,通州北堤寺村一处大院内陆续驶出多辆货车,奔向北京城区的商场闹市。餐馆里食客尚未散去,一桶桶混着油脂剩饭的泔水被搬上货车。最终运回大院给数千头生猪食用。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泔水车每天晚上进城,连夜赶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车路线和收泔水的餐馆。有的泔水车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馆收取泔水。

大院内的养殖户说,这些泔水猪一般三四个月出栏,“卖到外地”。

用泔水喂养的猪发病率比正常饲养的猪高30%到50%。“泔水猪”不但容易引起动物感染沙门氏杆菌、大肠杆菌等10多种传染病菌,而且由于病原体寄生在猪的体内繁衍,还可造成多种人畜共患病的发生。因此多年来,未经无害化处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来喂猪。

在泔水养猪的背后,泔水私运问题依然存在。2006年实行的《北京市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管理办法》规定,餐厨垃圾的产生者不得将餐厨垃圾交给无相应处理能力的单位和个人。但一些餐馆的餐厨垃圾仍交由无资质的个人收运,甚至是卖泔水获利。另外,有餐饮企业自称已签约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泔水还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猪。

养猪场多辆货车深夜进城收泔水

东南六环外的通州区北堤寺村,村南一座长宽近百米的大院,在一片庄稼地里显得扎眼。

院子墙头低矮,铁皮遮挡,3个大门终日紧闭。靠近时,猪的哼叫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臭味。

村民老张(化名)家的田就挨着大院。他说,此处是个养猪场,已存在3年多,每天都有多辆泔水车从村里经过。

3月19日晚6时许,大院中间的大门打开,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开出后,司机下车将大门锁紧。半小时内,院内共开出5辆货车,均往进城方向驶去。

“京Q**880”是其中一辆。从外观看已十分破旧,车厢后沾满黑油,连车牌都几乎无法辨认。

出村后,“京Q**880”经过于家务高速收费站,走京津高速,开向东四环。

50分钟后,“京Q**880”在东四环南路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C座后门停下。

两名男子下车打开车厢后门,抬出几个一米多高的塑料桶。只见车厢内共有10多个沾满油污的塑料桶,还有一台小型起重机。

二人上了三楼,这层有近20家餐饮店。挨着货梯的通道里,几扇门开着,往里是餐饮店的后厨。几分钟后,二人从屋内拉出几只泔水桶搁在门口,里面盛满飘着油花的剩饭残渣。随后,他们将泔水桶挨个运下楼,用起重机吊进车厢。

三楼一家餐饮店服务员说,后厨的泔水都是当天产出,小店一般一天一桶,晚上有专人拉走。

货车上的两名男子忙活了一个多小时,运了五六大桶后,离开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约半小时后,“京Q**880”来到延静里中街的玉林烤鸭店。

一男子下车进店,另一人进了后厨。他们拖出两只盛满泔水的桶装上车,又把饭店的垃圾收走扔进车厢。

之后,“京Q**880”来到广渠门外大街的双井轩餐厅及另外两家酒店,将成桶的泔水装车收走。

从大院驶出的另一辆“京P**Q17”货车,出村后奔向了北四环。这是一辆平板货车,数个泔水桶排放在后舱,同样是两人跟车。

3月22日晚8时30分,“京P**Q17”停在小营路的一家饭馆门口,跟车人去店里拎出两桶泔水,倒入车上的大桶。

往前开了几百米,“京P**Q17”在一家宏状元餐厅门口停下。两人进店后穿过食客区直奔后厨,几分钟后,各拎两桶泔水装车,随后开往下一站。

深夜将近零点,“京Q**880”和“京P**Q17”才相继收工,带着满车的泔水回到北堤寺村的大院里。

记者经过多天的调查发现,这些泔水车每天晚上进城,连夜赶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车路线和收泔水的餐馆。有的泔水车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馆收取泔水。

泔水油脂每桶卖数百元

收集而来的泔水最终成为大院内数千头生猪的食物。

记者曾数次进入大院探访,发现在院门边的墙角处,一只摄像头时刻开启,里面的人可以通过电脑实时监控。

院门后是一条约5米宽的土路,坑坑洼洼延伸百米。土路两侧,是一排排旧铁架搭起的大棚,棚顶由复合板拼接而成,下面电线错杂。大棚里,半米高的水泥墙隔成20多个猪圈,每个猪圈养几十头生猪。

大棚散发着恶臭,粪便、水管和杂物堆在一旁,甚至有猪崽跑出大棚跑动。地上有一处砖砌的拌料池,一把铁锹插在饲料上。

每排养猪大棚归一家养殖户,他们住在大棚前的砖房里。看到生人入内,养殖户都十分警惕,会仔细打量,很少搭话。

一名养殖户说,在此养猪的都是外地人,有的来了一年多,有的才搬来几个月。每家差不多养三四百头猪。

记者注意到,几乎每座大棚边上都停着小货车,有些装泔水的桶还没卸下。

每天早上7时左右,养殖户开始忙活喂猪。院内,有人支起露天大锅熬泔水。大院里飘起阵阵柴烟。

上述养殖户说,他们都是拿泔水喂猪。对于泔水的来源,养殖户大多不避讳。

一名养殖户坦言,泔水都是从市区各餐馆收来的,“最近不好拉,平时得躲着城管。”他还说,泔水残渣喂猪后,养殖户还会撇出上面的油脂装桶,有专人上门买油,一桶能卖几百元。

大院除了破败的大棚,没有任何养殖设施。记者现场看到,一名养殖户把清理出的粪便和污水装进小推车,然后倒进院后的一条水沟里。

水沟的水已呈青黑色,漂着白沫,腥臭弥漫。由于长时间倾倒,离猪场较近的一段水体,已被粪便和污水覆盖凝固。

当地一村民称,这条水沟原先是活水,村民常抽水浇地,之后因为修路被切断,“这几年被养猪场倾倒污水,已经没法用了。”

多家餐馆泔水直接拉往养猪场

4月13日,通州北堤寺村,养猪场院后水沟的一段水体,已被养猪场倾倒的粪便和污水覆盖凝固。

多家餐馆泔水直接拉往养猪场

3月19日,广渠门外大街,两名男子将一家餐馆的泔水用起重机吊进车厢。通州北堤寺村一处养猪场多辆货车深夜进城,从多家餐馆收取泔水后运回大院喂猪。

  • 综合资讯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