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金提至28%,你被外卖平台“绑架”了吗?

外卖平台,本来是工具,现在却成了拦路虎!

28%!2019新年伊始,外卖平台佣金又涨,成为老板们的“新年第一丧”。

“含在嘴里是个骨头,吐出来是块肉”,是对外卖最纠结的评价。新的一年,外卖还能做吗?怎么做?今天,我想讲3个真实的故事。

2019年第3周,我关掉了店里的外卖

佣金提至28%,你被外卖平台“绑架”了吗?

在四线小城德州,很多商户已经考虑退出外卖了,我年初写过的蓝莲咖啡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的饿了么,快下线了,佣金太高了,28%谁受得了,前几天给城市经理和总部客服都打电话反映这个问题,他们建议我改成自配送,这样的佣金11%我还能承受,但是自己一出去配送,店里就没人了。”蓝莲咖啡老板熊棘说。

问及为何没有上线美团外卖,财务出身,“精明会算计”的熊老板说:“美团佣金名义上22% ,实际上也28%左右了。”

他给我算了一笔账:我原来美式卖12元/杯、拿铁卖15元/杯,带上房租、人工、机器折旧等一杯成本在7元左右。美团业务员要求上他们平台,必须搞满20减10 、满40减20 的优惠活动,再加上外卖节、消费者VIP抽红包之类的活动,这样我做一单赔一单,干脆不做了。”

新茶饮品牌眷茶,有9家店上了美团和饿了么,关于平台抽成的提高,眷茶联合创始人惠海丰表示:“我们还没有去谈,要是点数涨的不是很高,就继续做,如果点数很高,就适当地限制外卖,百分之二十多的点数太高了,新茶饮利润没那么多。”

与喜茶相似,眷茶的优势在于线下的流量还不错。他们一般在高峰期关闭外卖,用外卖来弥补低峰时间,外卖在营业额中占15%左右的比例。

而对于一些外卖占比很高的店,就没那么乐观了,据一档叫《民生大参考》的节目报道:外卖商家的老板们,现在即便外卖平台上不断弹出订单,他们仍然高兴不起来。

商户为了获客就必须满减打折做活动,在高抽成的前提下,商家要想赚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放弃平台,要么降低品质或分量——前者是“壮士断腕”,后者则是恶性循环。

“商家都被外卖平台绑架了,最近这一年来,有很多餐饮企业,在外卖的板块占比持续增加,外卖的收入占到了30%—40%。”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

“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抽成提高后商家毛利率持续下滑。但深层次分析起来,商家过分依赖外卖平台的流量,对品牌自身的造血能力、吸粉能力、创新能力是有制约的,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外卖上,自身发展必然会忽略。

最终外卖平台一旦提高佣金,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做了没利润,不做,订单量又不够,进退两难。”朱丹蓬说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说白了,外卖曾经带来的红利馈赠,也是暗暗标好了价码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2019做不做外卖,看完这3个小故事再决定

任何不赚钱的商业都是不道德的——对商户来说是如此,对外卖平台也是如此。所以外卖平台逐步上调佣金,通过佣金来赚钱是一个必然趋势。

而社会的大趋势是,95后、00后越来越懒,外卖是他们的刚需,外卖平台则是所有品牌眼红的金矿。

年轻人越来越依赖外卖(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有人就有江湖,有流量就有生意, 外卖这条大船该上还要上,但是怎么才能“淘到金”,我搜寻了3个品牌的小故事:

要提价,也要提升产品

姐姐好渴是成都的茶饮品牌,在成都有两家店,外卖比例达到50%-60%。这个品牌在2017年开业的时候,是成都格外热的夏季,因为做了一个“加一元钱给外卖小哥点杯饮品”的活动,圈粉无数,两家店都在外卖上尝到了甜头。

“60%的消费者基本都为外卖小哥点了饮品,而且消费者评价特别好,很多人因此知道了我们店,从线上到线下来喝的顾客也很多。”姐姐好渴创始人任妍玲表示。

两家店都对外卖的依赖程度如此高,面对佣金政策的调整,任妍玲并不慌张,她早想好了——要提价。

“首先要调整产品价格,把利润空间做出来,但不可能相同的产品无故涨价,必须要让产品匹配上这个价格。

所以我们的外卖,一是和门店产品做区隔;其次是把外卖菜单上30%已有产品升级,增加新鲜感、记忆点,提价也提得有底气;第三是做套餐,把茶饮和果盘、轻食做成套餐一起卖。”任妍玲说。

外卖虽然难赚钱,但是市场上永远有赚钱的外卖店,比如罗胖跨年演讲提到的南城香,就通过外卖把自己的营业额提升了10倍。

2019年第3周,我关掉了店里的外卖

把外卖平台当跳板,建立自己的“客群库”

上周,大彭在他的吃肉肉微信群里发了好几个红包:“这是给所有“肉丝儿”发的暖冬红包。

从去年夏季,做卤肉店的大彭就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微信社群,凡是通过外卖下单的顾客都会收到一张邀请进群卡,半年下来他的社群已经有300多人了,在群里直接下单后,他安排店员去送。“平台靠不住啊,佣金太高了,自己做更划算。”

大彭的算盘其实很好打,新店开业想吸引周围的人,外卖平台是最好的媒介,但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在这上面赚钱,而是把平台作为一个跳板,建立自己的小社群。一个十几平米的小店,只要能把周围500户以上的客户稳定住了,服务好了,营收不成问题。

就像有咖啡馆老板分析的:“在三四线城市,从几十万人口中,找到100个一年喝100杯咖啡的用户,然后服务好他们,你的生意就成了。”

现在在某宝买东西,拆开快递经常会有一张加微信领红包卡,加上之后就会时不时给你发新品推介,提示你微信转账就可以发货。

不管是某宝还是外卖,所有平台的套路都是一样的,就看你是让平台为你所用,还是盲目跟着平台随大流。

做最好的外卖,不为利只为名

市场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对流量品牌的偏爱显而易见,不管是进商场还是进外卖平台,大品牌的租金、佣金都是一路绿灯。

而你有没有想过,线下做不火,但可以通过外卖平台把自己的品牌做出势能呢?

上海的嘿咖啡老板一早就看透了这个利害,他开店之后,就在外卖上狠下功夫,但并不是为了利,而是为了名。

他的外卖包装有质感,保温时间长、不易洒漏;外卖的大部分评价他都要一一回复;为了保证咖啡品质,只在一天不忙的时候开外卖……

开业一个多月,嘿咖啡就爬到了大众点评上海黄浦区咖啡馆排行榜第一名,到了三个月又相继攀升到了上海市咖啡馆服务、评价、口味等排行榜第一名。

因此,慕名前去打卡的人让这个小店格外忙活,还被新华社、上海去哪儿采访报道过。

现在小店已经有了固定的客群,并实现盈利,老板也在筹谋着合适的时候拓展新店。至于外卖平台,对他而言,已经收割够了线上的流量,目的实现了。

  • 行业分析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