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职业餐饮网>>餐饮资讯>>综合资讯>>正文

同款外卖价格涨了7元,老板怨外卖平台抽成高

“在同一个外卖平台上点的同一家餐馆做的同一盘炒菜,才过了半个月,怎么外卖价格贵了7块钱?”最近,杭州的杜小姐在点外卖时发现了一件稀奇事。

和杜小姐碰到的情况类似,常点外卖的杭州王女士发现,自己在外卖平台上经常下单的一家外卖店,悄悄提高了外卖包装费的价格。

外卖涨价、包装费变贵,可餐馆老板却说没多赚到钱,为什么?

外卖价格涨了餐盒费贵了

“12月30日点的辣椒炒肉片还是21块8毛钱,3天前再点,就变成28块8毛了。”在杭州某学校做音乐教师的杜小姐,中饭、晚饭基本都靠外卖解决,最近在某外卖平台点餐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价格变贵了不说,肉片还比以前少了好多。”

和杜小姐的感受类似,上周末在公司加班的产品经理陈先生发现,自己在外卖平台上经常光顾的一家糖水铺,常点的双皮奶分量也比之前少了很多。“比堂食量少我能理解,但是去年点这家的双皮奶,外卖分量也没像现在这么少啊。”

杭州食客发现同款外卖半月涨7元,小餐饮老板抱怨平台抽成多

不管餐盒大小、点单品类、每样都收一元餐盒费。

杭州食客发现同款外卖半月涨7元,小餐饮老板抱怨平台抽成多

顾客付了56.9元,但餐饮店只能拿到42.83元。

杭州的童女士两天前和同事一起点外卖时发现,点了小黄鱼、鸡翅、臭豆腐等几样小吃,餐盒收了8块钱。童女士还常在一家粥铺点外卖,小菜会单独用一个小餐盒装着,油条也用餐盒盛放,再加上本来就要用餐盒装的粥,“每次加起来的包装费都要五六块钱了。”

老板怨外卖平台抽成高

“我们这些做小本买卖的商户,对外卖平台是既爱又恨。”在三墩经营一家东北菜馆的王老板,在去年开店4个月后,将店铺接到了两个目前在市场上占有率较高的外卖平台。

“当时还是熟人帮忙引荐的区域经理,才把菜馆接上平台的。”王老板说,接进外卖平台后,每天可以稳定地接到六七十单,外卖带来的营业额每天在3000元左右,但是不怎么赚钱,扣除掉给顾客的满减优惠、平台服务费以及本身菜品和人工成本后,即便外卖营业额当天有3500元,利润也只有200元。

“外卖平台的服务费有点高。”王老板说,现在两家平台的抽点都是18%,“如果顾客下单金额小,给平台的抽成费用最少也要4块钱。”

在王老板展示的一张外卖订单上,记者看到,顾客下单了18元的蒜泥小青菜、2份共计4元的米饭、36元的锅包肉,加上5元餐盒费,顾客在使用了满60元减10元的优惠以及平台的5毛红包后,实际支付的订单价格是52.5元。

而王老板的本单实际收入却并不是52.5元。“菜馆的满减优惠都要我们自己出钱。”王老板说,满减之后还要向平台支付服务费,“像这单减去满减后是52.5元,平台抽点18%以后,我就要给平台9.45元。”

“堂食如果同样营业额是3000元,可以挣32%,而外卖就只能挣10%左右了。”即便外卖带来的收入没有预计的多,王老板还是打算继续做下去。“也算是变相在平台上宣传了。一个月总归会有5%是从外卖转到堂食的。”

每个月花9000多元在平台竞价排名

和刚接入外卖平台没到半年的王老板不同,温州人张老板4年前就开始在外卖平台上接单了。

“两个外卖平台分别抽成15%和18%。”张老板说自己还算幸运,因为他开的这家店专门做外卖,并且入驻平台早,抽成还不算太高。“我听有的商户老板说,现在平台给他们的抽成都达到22%了。”

最近三个月,随着张老板所在的紫金港区域专做外卖的小店越来越多,为了让顾客在点餐时能看到自己的店铺,张老板狠了狠心,花钱在平台上买了排名。

“顾客点击我的店铺一次,我就要给平台1块5。”张老板说,最近这一个月,他在两个平台上的竞价排名花费已经有9000多元了。“我现在雇了6个小工,刨除人工成本、菜品成本、调料费和每单满减、平台服务费、竞价排名费,挣得真心不多。”

外卖平台改变餐饮模式

来自台州的邵老板在下沙大学城的高沙街做过3年多的外卖生意。现在,转型做烤肉、火锅店生意。

“那个时候都是区域经理挨家挨户求着我们入驻平台。”邵老板说,6年前,平台不但不收商家抽点,在两大外卖平台打得最激烈的时候,平台给每家入驻的商户还会最少补贴每单10块钱。

平台的抽点从刚开始的没有到后来的3.8%、5%、7%,再到现在杭州最高的22%,早已转型的邵老板还是不免唏嘘。

作为一个新的餐饮消费形态,外卖平台的出现,给杭州的创业人士带来了掘金机会。

2015年于杭州创立的“猛男的炒饭”,就通过外卖平台,完成了炒饭品类“品牌化”的身份进阶,月销达到15000单。

针对外卖市场,“猛男的炒饭”不但没有减少外卖分量,还选用800ml的包装盒,用比一般炒饭店500ml包装盒更宽敞的空间,保证了外卖产品的口感。在满足顾客个体特殊需求外,还会在外卖包装袋上回复顾客,并写上祝福与感谢。

  • 综合资讯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