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职业餐饮网>>餐饮资讯>>综合资讯>>正文

越挫越勇的文艺青年王兴……

今天不聊餐饮,说说和餐饮相关的一个商界大佬,毕竟大多数小餐饮人的命运很大程度都掌握在他手里。他就是美团的创始人,王兴。

我们熟知的企业家,大部分都可以称为商人。商人是以逐利为目的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王健林是商人,马化腾是商人,马云虽然给自己加足了精神导师的戏份,说到底还是逐利的商人。只有极少数的创业者,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我们都无法将商人这个称号赋予他们,比如说罗永浩,比如说王兴。

肯定有人会好奇罗永浩怎么能和王兴相提并论,两个人无论从取得的成就,还是个人的经历,还是做事的方式和态度都是毫无关联的。老罗是个偏感性的人,王兴是个极具理性的人,从这个角度看,那个说“我不在乎输赢,我只是认真”的老罗和那个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句话通常是留给胜利者说的,失败者没有资格”的王兴完全就是两个路子的人。

之所以将他们放在一起,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标签:文艺青年。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不服输。

1

越挫越勇的王兴

和老罗一样,王兴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在他身后有一长串的失败名单。这些如今看似失败的项目无一不是曾经掀起互联网热潮的现象级产品,用失败来概括还不算恰当,只能是说后边的光芒太耀眼,遮挡了曾经的辉煌。

校内网曾经是年轻人必用的社交平台,它承载着85后的整个青春时光;饭否曾是文艺青年集中营,现在火热的微博也是在它盛行了两年以后才出现。还有王兴最早做的游子图、多多友,后来做的海内网等,都是作为先行者的尝试。

王兴是那种不创新就会感觉浑身不舒服的人,这一点上和老罗是相通的。他们总是异于常人,看到了现状的不合理,就一定要去改变。看到了趋势和未来,那就不顾一切先冲上去干。管它艰难与否,哪怕头破血流,只要自己认定是对的,那就往前冲。所以,从饭否到校内,再到海内,再都美团,直到今天美团已经做到了如此之大,王兴的折腾依旧没有停止。

这是符合他们的性格的,从一些小事情里就能看出来。戴志康说过一个事情,一群创业者在海南游艇上聚会,讨论完毕说可以游泳,一群人正在为没有带泳裤发愁,犹豫相互观望时,只听扑通一声有一人已经入水,那人正是王兴。

老罗当年也是这样,在新东方就职的老罗,因为不满意培训行业的现状,就自己创办了自己的培训学校。后来在网上写博客,言语过界被和谐了,然后一怒之下创业做了牛博网,并且一不小心做成了当时最大的知识分子言论聚集地,当然最后的结果你懂的。老罗后来做手机似乎也是这样,因为在网上吹了一个牛,然后就用后半生的未来去堵看客们怀疑的嘴。

在我看来,他们才是真正的创业者。他们有火热的热情,有真的性情,只要看到了一丁点微弱的光,就奋勇向前毫不退缩,失败了也不怕,大不了爬起来重新战斗。他们一次次战斗,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终于获得了强大的内心和强大的自己。

尼采说,那些不能消灭你的,终将使你更加强大。不管最后成功与否,那些拥有不服输的精神和坚持的力量的人,本身就已经值得敬重了,成功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结果,不同的就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2

重置游戏规则的王兴

在所有人都在讨论美团的边界在哪里的时候,大家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对于王兴自己而言,根本就没有边界这个概念。

王兴推崇的一本书叫《有限与无限的游戏》,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视野与格局都与其对竞争的认识有关。在商业竞争里,有限竞争是一场有对手有目的的战争,只要消灭你的对手你就取得了胜利。无限竞争则是用一切力量来保证游戏的持续进行,在这种持续的高歌猛进中不断保持疆域的拓展,从而达到领先。

当年千团大战时的美团,竞争目的很明确,要突出重围,就要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求生存,所以这就是有限竞争,用边界理论来说,那时候美团的边界就在于成为行业老大。

中国人总是喜欢大团圆的故事,所以我们讲故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在胜利者登上顶峰的时候结束。后来美团在竞争中胜出了,并且合并了大众点评,稳稳地坐上了团购领域的头把交椅。那么问题又来了,这时候的美团应该何去何从呢?

王兴的认识也是在这时候升华的,他知道有限竞争的危险,他也知道美团只做团购领域的老大是不够的,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成为他的竞争对手。那么取胜的关键就是主动出击,把别人一切的竞争都扼杀在萌芽状态。所以王兴开始主导美团从有限竞争到无限竞争的转变,主动燃起这一团熊熊的战火,燃烧对手,也锻造自己。

王兴的曾经的崇拜者,后来又演变成竞争者,出行领域的老大滴滴的创始人程维,也是非常推崇《有限与无限的游戏》这本书,而且读的非常认真,还在微博上写过读后感。所以当要做打车的美团和要送盒饭的滴滴正面竞争的时候,程维才敢放出那句“尔要战,便战”的狠话来。高手过招,必须是深知其意,思维首先要同频。当然,两者竞争的维度还是不一样的,美团做打车这是顺应形势的,这是王兴计划中的事情,只是恰好滴滴碰上了。而滴滴做外卖就有点被动和让人摸不着边际了,当然,是非对错我们也只能看市场的验证了。

王兴走的这条路并非无迹可寻的。在大洋彼岸,身居世界首富的宝座,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的掌门人贝索斯的商业模式和美团是比较接近的。亚马逊最早从线上书店起家,后来又定位为万货商店做全品类电商,做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涵盖了科技行业所有的领域,并且在诸多领域里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再看亚马逊的财报,持续亏损了几十年,但是不妨碍他的高市值,以及一大帮投资人对他的看好。

所以,最近美团要上市的消息在网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很多人认为亏损的美团是要自救,说王兴是走投无路才铤而走险。王兴的确是在冒险,只不过他冒的险不是与竞争对手的风险,而是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改变游戏规则,删选竞争对手的这种商业模式本身的风险。

如果说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创新企业中,还能有可以和百度竞争,并且在阿里和腾讯中间周璇以保持独立发展态势的,恐怕也就只有王兴了。王兴曾问马云最擅长的是什么,马云反问他,王兴也就毫不犹豫地说了五个字:战略和忽悠。

3

文青王兴与神人王兴

因为美团的疯狂扩张、四处树敌和王兴与阿里腾讯的左右博弈,王兴也渐渐地被推上了神坛。朋友里经常能看到关于王兴的文章,大多是以王兴的名字开头的,王兴的边界,王兴的博弈,王兴的使命,王兴的变与不变,王兴的非共识,王兴的密匙,王兴的战争、王兴的进阶之路……不知道王兴自己看到了这些文章会怎样来看待自己。

其实真正的王兴还是他自己,还是那个逻辑缜密,思维理性,注意细节,爱唠叨爱吐槽,勇武好战的王兴,只是商业竞争赋予了他太多的身份和标签,爱他的人将他奉为偶像,恨他的人将他视为吸血鬼。没有看过王兴饭否的人肯定想不到,如此一个掌管着巨无霸公司的商界精英,竟然是个爱吐槽的段子手。我摘录几条王兴最近的饭否内容:

这家网红咖啡不区分「的」和「得」。

刚数了一下,26个英文字母里,大写字母左右对称的有11个。

这次开会的酒店好奇怪:房间里有双洗手盆挺常见,但是有双淋浴位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大雁塔原本是玄奘取经回来后仿印度建筑形式而建。现在门洞里加的铝合金玻璃看起来有点别扭。

国内多数景点意境最好的时刻就是关门前人都已经走光了的时候。今天我好像是最后一个离园的游客。

机场安检员是不是可以每天零距离接触最多人的工作?

在设拉子喝了一款[奶茶],完全是用鲜奶扔茶叶进去煮,香浓的一天不用吃饭,简单粗暴。我想起正宗的港式奶茶,要用不同品质和价格的茶叶按比例搭配,一种出味,一种出色,一种出香,才能调出一杯香浓的奶茶。

上一个名片夹在春节期间弄丢了。新的这个用了几个月,我一直不太满意,今天总算找到原因了:这个名片夹被设计为在装得很满时才有形,但那并不是我平常想要的状态。

又开了一个9小时的会。

博尔赫斯总是逼格爆表。

今早喝的茶是「武夷水仙」。感觉一般。

或许可以重看一遍《大话西游》了。

人不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这是某些商业模式成立的基础。

今年5月11日的时候王兴来西安逛了一圈大雁塔,发了10条关于大雁塔的饭否状态,典型的话痨,从自己拍照的角度到大雁塔存在的意义,完整的数落了一遍。

和很多年轻人一样,王兴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对所有不合常规的事情都积极思考和发问。大到商业模式,小到机场安检员的工作细节,都是他乐于讨论的内容。他喜欢博尔赫斯的诗,也喜欢陈粒的歌,喜欢庞麦隆的滑板鞋,也追创造101的最新视频,这样的一个看似凡人的ID背后,却是一个改变着亿万人生活方式的商界大佬,也许在他身上,我们才能看到凡人与神的完美融合。

王兴不是一个完美的人,这也包括他的生意。做过餐饮的,尤其是小餐饮人,无一不在心里憎恨王兴。因为美团的团购费率高,外卖提点高,付费买流量,花钱买排名等方式无一不是饱受诟病,因为这些都是在创业者身上吸血割肉,大多数可能不知道美团的老大是谁,但这并不妨碍别人给他一个吸血鬼的称号。

美团真正造福的是大众,每个消费者都会因为团购为自己省钱而庆幸,因为外卖给自己带来的便利而高兴,但是在谈及线上对线下商业带来的冲击的时候,这些人同样乐于对美团大肆数落一番。

到最后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社会的变化就像是潮水,每一个都身处其中,被浪潮拍打是因为你跑的太慢,如果在跑的过程中丢了鞋子,你能怪那个做鞋子的人做的不够牢固?

曾经和王兴一样活跃在饭否上的还有微信之父张小龙,他们都是每天在饭否上发牢骚的闷骚男,不放过任何一个吐槽或自黑的机会。后来微信的成功,让一个平凡的程序员一夜封神,张小龙关闭了饭否,从此深居简出,几乎和人间断绝了隔绝,普罗大众也只能从一些官方渠道里看到些关于他的只言片语。美团上市,不知道会不会把王兴再推向那个言多必失,闭关封笔的庙堂之高处。

但愿不会如此,毕竟在这个偶像盛行,人设大于天,成功学被极力推崇的时代,有这样一个真实平凡,励志又成功的人存在,对每一个奋斗的年轻人来说,都是一种激励。毕竟文艺青年创业成功的例子少之又少,大多数熬到成功的时候早已是中年油腻男。王兴已经快熬到了那个地方,至少眼下还没有油腻,这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

最后,用王兴饭否上的话来结尾吧:大部分陆地都不适合人类生存。人是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的,这是命运的定义决定的。但愿王兴在他文艺又乖张的世界里,可以主宰命运。

  • 综合资讯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