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突破1000亿港元,海底捞未来还能跑多快?

1994年,四川简阳,23岁的小伙张勇准备和朋友施永宏开一家火锅店。当时,张勇和女友舒萍(现在已是张勇的太太),施永宏和他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太太李海燕,四人凑了8000元,做了四张火锅桌。

万事具备,只欠一个响亮的名字。张勇为此非常苦恼。

这天,舒萍在和朋友打麻将,张勇坐在旁边,还在为名字愁眉苦脸。这时,舒萍和牌了,而且是个“海底捞”——也就是牌桌上最后一张牌和,要加番。她很高兴,转过头说:还不如直接叫个海底捞。

当时的张勇和舒萍一定想不到,因为他们,“海底捞”三个字从四川的麻将桌,走上了火锅餐桌,从小小的简阳走向全国,走向海外,今天(9月26日),正式登陆香港市场,市值突破1000亿港元!

有分析认为,海底捞选择在盈利水平最高、扩张速度最快时上市,给予市场极高的增长预期,估值已经接近乐观预期下的天花板。

未来海底捞的扩展之路,还会这么平坦吗?

对于海底捞(06862,HK)这只股票,是捞一把就走,还是长期持有呢?

股价上蹿下跳,捞一把就走?

9月24日,海底捞公告,此次全球发售4.25亿股,其中香港发售3820.8万股,国际发售3.86亿股,发售价每股17.80港元,每手1000股。

这意味着,投资者最低入场门槛费用(买一手的费用)高达1.78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56万元)。成为港股史上迄今入场门槛最高的新股。

创始人张勇和首席运营官杨利娟敲钟(图片来源:东方IC)

虽然市场认为海底捞的新股定价过高,但今天早盘,投资者还是“捞”了一把。开盘时,海底捞报18.8港元,较发行价大涨5.6%,随后继续大涨,上午9:40前后,海底捞股价报19.64港元/股,涨幅超过10%,市值也冲破千亿港元(1040亿港元),和拥有肯德基、必胜客、小肥羊等连锁餐饮的百胜中国(133亿美元市场)相当。

全球发售股票后, 张勇和舒萍将共同持有已发行总股本的57.67%,如果按1000亿港元计算,张勇和舒萍的身家将达到了57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06亿元)。

但是,9:40分之后,海底捞股价急转直下,30分钟内,股价从最高点跌至17.86港元,随后才逐渐企稳,截至午间收盘,涨幅只有2.81%,市值为94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31亿元)。

海底捞今早的股价走势,确实反映了估值过高的隐忧。

按17.8港元的IPO定价,公司估值高达943.4亿港元,对应2017年11.94亿元净利润,市盈率高达69.5倍。对比中信证券、国金证券给出的盈利预测可见,海底捞的发行估值几乎透支。

此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此高的估值,对海底捞而言并非好事,将来必然会伴随着市场对其严苛的‘审判’,而且必须时刻要证明自己的估值是合理的,否则将会受到市场严厉的‘惩罚’。”

海底捞未来还能跑多快

海底捞此次IPO募集资金的用途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60%用作海底捞业务扩充,为2018年至2020年开设新的餐厅提供资金支持;

20%用作开发新技术,主要用于开发提升客户体验,以及与食品安全相关的技术项目;

15%将用作偿还公司现有的债务;

另外5%将用作营运资金,以及一般的企业用途。

筹到钱的海底捞,未来的扩张之路还会像此前的24年那么平坦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招股书可见,最近几年,海底捞开店速度加快,门店数量从2015年的112家增加至2017年末的273家,到了今年9月初,又增加到了363家。海底捞估计,今年之内,要新开180至220家餐厅。

大举扩张为海底捞带来的是营收的快速增加。2017年,海底捞在全球服务的顾客总量达到了1.06亿人次,在中国内地,每家门店每天平均有近1500人次造访。2017年,营收总额为106.37亿元,过去2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5.9%。今年上半年,增长率更是提高到了54.4%。

对于一个餐馆来说,业绩增长的好不好,有两个关键因素,第一个就是客人的消费。2018年上半年,中国内地平均每位顾客在海底捞消费96.6元。其中,一线城市人均消费106.0元,这些数字较去年同期都在增加。

除了客人的消费之外,还要看翻台率。翻台率越高,就餐人数就越多,既能提高单店销售额,又能摊薄各类固定成本,提高单店利润。

根据海底捞的公告,公司整体翻台率在2018上半年大量新店开设的背景下,由2017年的5降至4.9,更为严峻的是,2018上半年新开门店的翻台率已经由2016年的4.8降至4.2。

高速扩张还给海底捞带来了巨额流动负债,2015年~2017年三年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6040万元、3.86亿元和11.56亿元,到2018年第一季度,这个数字已经扩大到18.32亿元。资产负债率也大幅上升。去年公司的资产负债比由2016年的17.9%飙升至73%,这一比率今年上半年回落至50.7%。

食品安全,生死攸关

——海底捞可能有两种死法:一种是管理出问题,死亡过程可能持续数月甚至上年;第二种是食品安全出问题,一旦发生,海底捞可能明天就会关门,生死攸关。

张勇曾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对于规模如此巨大的餐饮企业,任何一家门店出现食品安全问题,都会成为整个集团的“黑天鹅”。

去年8月,以服务成名的海底捞在后厨安全上失守。北京海底捞劲松店、太阳宫店被曝多次发现老鼠爬窜、餐具清洗不到位等问题,北京市食药监局要求海底捞北京各门店一个月内实现后厨可视化。

如今,海底捞已经上市,任何食品安全问题都能在它的股价上反映出来,而且未来的门店越来越多,这也是以“逆天的”服务文明的海底捞未来将面临的考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创业之初,海底捞就不是靠味道取胜。张勇曾说,“那时我连炒料都不会,火锅味道很一般,想要生存下去只能态度好点,客人要什么速度快点,有什么不满意多赔笑脸……这也算歪打正着,因为火锅相对于其他餐饮,品质的差别不大,因此服务就特别容易成为竞争中的差异性手段。”

而关于海底捞“变态”服务的开端,2011年的《中国企业家》杂志曾经有过描述:

“开办火锅店初期,一天,当地相熟的干部下乡回来,到店里吃火锅。张勇发现他鞋很脏,便安排一个伙计给他擦了擦。这个小小举动让客人很感动,从此,海底捞便有了给客人免费擦鞋的服务。

一位住在海底捞楼上的大姐,吃火锅时夸海底捞的一种辣酱好吃。第二天张勇把一瓶辣酱送到她家里,并告诉她以后要吃海底捞随时送来”。

这样的服务,也让海底捞逐渐在简阳做出了名气,也招揽了不少回头客。

为了保障服务质量,海底捞在员工管理和培训上可谓下血本。去年,海底捞的近三成收入用在员工成本上,达到31亿元,而排除董事薪酬等其他因素,员工平均年薪约6万元,在同行中领先。

  • 行业分析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